这本书的书名,我查了好几次才明白|一周新书风向标

本周的“一周新书风向标”又与读者见面了。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不单单把好书列出来写一段推荐语,我们还会尽可能地在自己阅读效率允许的范围内,对读者们关注的或刚刚出版的书籍给出自己的看法。如果一本新书的内容非常精彩,我们会不遗余力地给出推荐,如果一本书的内容与其关注度不符,我们也将会在参考意见中毫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为了更直观地看到我们对某本书的态度,我们还会增加一个“推荐指数”,类似豆瓣评分。 当然,任何阅读的判断都是个人的,我们的意见未必正确,甚至有可能是偏见,但它们一定是真诚的。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参考意见,希望为读者提供一份阅读指南(毕竟,这个事情可能还要冒着得罪出版社的风险)。如果你有比较犹豫的、想要知道我们态度的新书,也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也将尽快给出自己的看法。
本期主持 | 书评周刊热门

《五十岁,我辞职了》,作者:(日)稻垣惠美子,译者:郭丽,版本: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10月。
推荐指数:★★☆☆☆推荐人:张进
“五十岁,我辞职了”是很有吸引力的题目,尤其在我们对“打工人”的存在处境获得更多讨论的当下。大部分工作不仅要牢牢占据我们的时间和精力,且在不同程度上限制着诸多自由(甚至上厕所),公司的体制化还与社会的体制化一道,异化着工位小隔间里的一个个人。问题的简单又暴力的解决之道就是轻挥衣袖,潇洒离开,可随之而来的问题不言自明。不过如果有人做到了这点,必然获得一众羡慕的眼光,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现代英雄,日本原《朝日新闻》文学

《仙症》,作者:郑执,版本:理想国 | 北京日报出版社,2020年10月。
推荐指数:★★★★☆推荐人:张婷
《仙症》是青年作家郑执的最新小说集,还是其中一篇小说篇目的名字,或许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一篇。《仙症》描写了一个精神病人的生活,而小说主人公王战团也被许多评论认为贡献了近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小说人物形象。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阅读感受也延续到了之后的其它篇目,每一个故事,写得都是失落失意的人。而郑执的笔触看似现实如同坠入泥土,却总能引起读书之人内心深处戚戚然的遐思。《他心通》写一个临终的父亲与一个奔丧的儿子;《蒙地卡罗食人记》写一个梦想与恋人私奔的少年,结尾却甚至灵魂出窍一般带上了一丝魔幻色彩。 这种魔幻感正如同我们每日深处其中的生活与命运,那种悲伤与失落,以及间或的满足与松弛,组成了我们的生命。近两年,“东北文艺复兴”成为一个热门话题,郑执也常常被认为是这浪潮中的一份子。从这些小说里,我们的确能识别出浓重的东北味道,那些词语、声音、食物、街道,仿佛能把我们带到沈阳的街道。但与此同时,谁又能否认,这些故事,可以发生在世间任何一处呢?
文学

《赶掐抅掐》,作者:(印度)维韦克·尚巴格,译者:张馨文,版本:群岛图书 | 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10月。
推荐指数:★★★★★推荐人:宫子
看到这本小说的名字,是不是一时间有些茫然?没关系,我也是查了几次后才确定了书名里“抅”字的读音(音同“狙”)。这个词是从原文音译而来的,没有任何明确的含义,是主人公妻子在家里时的一个梗,但在小说里,它反复在主人公身边回响,因而也具有了如中文译名所暗含的急匆匆的情绪,以及主人公与妻子由于家庭背景和阶级不同而形成的无法理解的小鸿沟的含义。
维韦克·尚巴格是用卡纳达语写作的印度作家,被誉为“印度当代契诃夫”——这当然是一个被用滥的、且十分夸大的形容。不过《赶掐抅掐》虽然只有短短的4万字,却五脏俱全,在故事中家庭矛盾、情感、印度现代化变迁和女性地位等多个方面的主题。作者没有浪费每一个段落,所有故事的描述风格既十分的生活化,又暗有隐喻。如果没有足够的阅读时间,这本短小精悍的小说是近期值得推荐的佳作。
社科

《堂斗》,作者: (美) 苏思纲,译者: 王佳欣,版本: 后浪 | 上海文化出版社,2020年11月。
推荐指数:★★★★☆推荐人:徐悦东
题材很有意思。市面上已经有很多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纽约的爱尔兰裔和意大利裔黑帮史的虚构或非虚构作品。许多经典的黑帮故事在好莱坞的荧幕上更是成为了经典作品。但是,有关唐人街里华人黑帮的作品特别少。华人黑帮其他黑帮并不太一样,在当时的美国没有一个群体像华人一样被如此针对。在美国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的生存压力下,有些失业的华人成立了洪门等帮派组织。这些组织一方面成为团结华人并与美国官方沟通的渠道,一方面则互相打杀争夺地盘。作者充分利用中英文新闻报道、官方统计数据、庭审记录等一手资料,再现了纽约四次大规模“堂斗”的全过程。这也是纽约史上鲜为人知的一幕。
儿童

《万里长城:穿越时空看中国》,作者:(日)加古里子,绘者:加古里子、常嘉煌,译者:唐亚明,版本:中信出版社,2020年9月。
推荐指数:★★★★☆推荐人:安也
被称为“万里长城”的长城,究竟有多长?探访历代长城遗迹,需要多少时间?1984年,一位28岁的电工和他的同伴从东往西走,总共走了508天;1986年,一位青年学生在经过六个寒暑假的行走后,终于从山海关走到了嘉峪关;1987年,一位31岁的英国小伙子,徒步从嘉峪关走到了山海关,这在外国人中尚属首次;1990年,一位51岁的美国妇女,独自一人从西往东走了半年……类似用脚步丈量长城长度的故事还有很多。 从古至今,人们为何痴迷于长城?为什么人们要冒险去探访长城?为什么要在那么险峻的山上修筑城墙?长城是如何建成的?历史上哪些朝代修建过长城?那些不修剪长城的朝代,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长城与欧亚大陆又有着怎样的关系?从三皇五帝一直到今天,许多朝代都进行了建筑、加固和修补长城的巨大工程,长城的历史,也因此与漫长的国家历史交织在一起。正如该书的著绘者加古里子所说:“长城绝不仅仅是一座古代建筑,还是中国人民的精神支柱和象征。”绘本中,他以长城的修建为线索,将长城功能的演变与历朝历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特色相联结,串联起两千多年与长城有关的历史,并最终将之呈现在绘本之中,叙述脉络相当清晰,甚至可以将其视为一部为长城所作的“家谱”。
撰文 | 书评周刊

标签:

Copyright2021.三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