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等多家媒体机构盘点今年最重要词汇

Lockdown、Pandemic:疫情相关词汇成为各大机构年度词汇评选热门 《卫报》盘点文章的作者为评论家、作家David Shariatmadari,2019年,他同样在《卫报》撰文盘点年度最关键词汇。在今年的文章中,他盘点了10个2020年的关键词汇,其中一大部分与疫情相关。除此之外,“BLM”(Bla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的缩写)等词汇也入选榜单。
图源: SOPA Images/Shutterstock/Getty Images/TASS
除了与疫情直接相关的“Lockdown”、“Pandemic”、“Herd immunity”等之外,还有一些词汇则从侧面反映了人们在疫情期间的生活状态,例如,“Zoom”一词同样在列,这款实时视频软件在疫情期间被频繁使用,用来满足隔离在家的人们许多的工作、沟通需求,“Zoom一下”甚至开始成为和“Google一下”类似的日常方便用语。而“Doomscrolling”一词从字面意思来看可翻译为“末日滚动”、“令人绝望的滑动”,用以形容人们由于困在家中刷智能手机获取疫情信息、越刷越焦虑的心情——在Shariatmadari看来,尤其是在疫情暴发的初期,由于感染范围不断扩大,不断刷新的信息几乎全是坏消息,这个词可以非常精确地概括人们普遍的心理体验。
柯林斯词典、牛津词典等机构陆续评选出的年度词汇,成为该文的重要参考。“lockdown”一词即被柯林斯词典宣布为今年的年度词汇。柯林斯方面表示,这个词汇“封装着数十亿人的共享经验”。柯林斯将“lockdown”定义为“对旅行、社交互动和公共场所的使用施加严格的限制”。2020年,柯林斯记录了超过250000次“lockdown”一词的使用,而去年,这个数字是4000。在柯林斯评选年度词汇的“10强列表”中,同样有很多与新冠疫情相关的词汇,比如“休假”、“关键工作者”(key worker),“自我隔离”(self-isolation)、“社交安全距离”以及“冠状病毒”等。
同时,与《卫报》的文章类似,柯林斯词典也观测到许多反映社会动荡的词汇在2020年高频出现。“BLM”一词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使用率大幅上升。“TikToker”一词的走红,反映了在TikTok等社交媒体上分享共享内容的用户影响力的扩大。
另一家在评选“年度词汇”方面享有盛名的机构澳大利亚国家词典中心(The Australian National Dictionary Centre)则将年度词汇选为“iso”。澳大利亚国家词典中心设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与《牛津词典》有着密切的交往联系。自2006年以来,该中心每年都发布一次年度最重要词汇,该词由“iso”其实是“isolation”(孤立、隔离)一词的缩写,澳大利亚国家词典中心认为在许多与新冠疫情相关的词汇中,该词汇最能用来表征疫情对我们生活的改变。主编阿曼达·劳格森(Amanda Laugesen)表示,这个词汇的构词属于澳大利亚英语缩写单词的特有模式,同时,这种缩写形式在澳大利亚的使用明显比在其他国家更加频繁。
iso发型,图源:Damien Mey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心高级研究员Mark Gwynn有着同样的发现,“这个词从3月开始频繁地被使用,你可以在世界上别的地方发现这样的用法,但它在澳大利亚尤其容易受到人们的欢迎。”在《卫报》的一篇报道中,Gwynn也表示,“iso”被选中并不仅仅因为其具有“澳大利亚本土的特色”,同时也因为它本身具有的强大语言生产力。人们用“iso”和各种各样的词语相搭配,指代“疫情中的X”,创造出许多幽默诙谐的用法。“ iso烘焙”指的是隔离在家中一家人一起做饭,“iso”头型则指的是疫情期间由于不能出去剪头发而自己动手创造的发型。Laugesen还向ABC提供了例句:“我们进行了’iso烘焙’,给我的孩子剪了一个“iso”头型。“iso”体也俨然成为一种社交媒体上的谜因(meme),Gwynn表示:“它们已被媒体和澳大利亚流行文化所广泛采用”。
Gwynn认为,许多与新冠疫情相关的词汇都和医学术语相关,但iso反映了疫情期间的心态和文化,它能够对人们在疫情期间的日常生活进行精确的概括。Gwynn对《卫报》表示,该词汇可能会在2020年后继续流行。“它会成为我们讨论这一时期的一种特有的方式”。    澳大利亚的另一重要词典麦觉理(Macquarie)同样会评选每年的年度词汇,与澳大利亚国家词典中心不同,麦觉理除了麦觉理官网写道:“2020年是漫长而独特的一年,这意味着我们将对年度最佳词汇的评选做出一些更改。”同样在年度词汇评选中出现变化的是牛津词典。作为知名度最高之一的年度词汇评选活动,《牛津词典》今年的评选结果颇令人意外。牛津词典第一次没有选出年度词汇,而将2020年描述为一个“一个单词无法完整概括的一年”。他们选出了包括“coronavirus” 、“lockdown”等一系列的词汇作为替代。 新词、旧词新意与专业术语出圈:新冠疫情下语言使用的新生态 尽管不同机构评选出的词汇不尽相同,但新冠疫情深刻影响了人们的语言使用是研究机构们的共识。前文提及的劳格森就表示,2020年是语言学家“丰收的一年”,病毒大流行让语言数据库增加了数百个术语。牛津词典的编纂人员通过分析超过110亿单词的庞大语料库,指出在过去的12个月中,新词使用的频率急剧上升。牛津词典的报告也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英语世界正以极快的速度积累词汇,而且许多新的词汇已经迅速成为日常语言使用的核心部分。”
不过,新冠疫情真正催生的全新词汇其实并不多,比较典型的如COVID-19。牛津词典于今年7月进行的一次特别更新就集中分析了疫情对语言使用的影响,发现相较于新词的产生,许多语言使用上的变化体现于旧词用法与含义的改变。比如高频使用的“隔离”,其实早就已经被广泛的使用。但是“self-isolation”这个词汇原本指的是当灾难来袭时寻求庇护,现在则用来表达长时间的社会孤立。“社交距离”一词最早在1957年就被人使用,但最初是一种社交态度,即在社交关系上与他人保持距离。如今更多形容为了防止感染,人和人之间应该保持的一种物理距离。又如入选柯林斯词典年度词汇备选的“撞肘”(elbow bump),两个人的碰肘作为一种非正式的问候方式,随着疫情持续时间的不断加长,正在逐渐演化为一种正式的社交姿态。不过在此前禽流感、猪流感、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时候,这种问候方式其实也已经得到过各国卫生官员的提倡。
欧盟领导人用撞肘代替握手 图源:美联社 另一个重要的语言使用变化是许多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开始不断“出圈”,成为公共讨论的焦点。牛津词典发布于7月更新时的报告指出,依照惯例,字典而疫情使得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和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两种药物进入了公共讨论之中,这两者都曾被讨论是否具有抵抗冠状病毒的功效。而《卫报》盘点的2020年词汇中,“群体免疫”一词作为医疗专业词汇,同样在各国媒体中引发过公众的激烈讨论。根据牛津词典的报告,诸如“R数”、“社区传播”等流行病学术语,目前在日常讨论中也变得十分普遍。
除此之外,新冠疫情还催生了许多混合词的使用。例如,“zoombombing”,被用来指代突然闯进zoom会议的陌生人,“quarantini”用来指一种隔离期间自制的鸡尾酒。忽略卫生部门的安全建议的人被称为“covidiot”,德语术语“hamsterkauf”表示因为恐慌而进行的购买行为,“Infodemic”指接收大量未经证实的有关疫情的信息等。
传染病与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交相缠绕,而语言则是这种缠绕的重要见证。一种形容传染病的词汇被词典收录,往往标记着人类文明史中的重要时刻。比如,根据记载,“自我隔离”(self-quarantined)一词最先用于形容发生在伊亚姆(Eyam)村庄的故事,该村庄通过英雄主义式的自我隔离防止疫病的传播。牛津词典官网的报告中写道:“作为一部历史悠久的词典,我们对于词汇的记录向我们展示了历史上的前辈如何应对他们所见证和经历的流行病”。2020年的人类语言,或许也将作为对人类文明重要时刻的见证,载入史册。 参考链接:https://public.oed.com/blog/the-language-of-covid-19/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rd_of_the_yearhttps://theconversation.com/how-covid-19-is-changing-the-english-language-146171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nov/26/doomscrolling-in-lockdown-the-most-influential-words-of-2020https://www.macquariedictionary.com.au/resources/view/word/of/the/year/https://www.abc.net.au/news/2020-11-17/iso-is-the-australian-word-of-the-year-dictionary/12890260https://www.bbc.com/news/uk-54878910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nov/17/iso-named-2020s-word-of-the-year-by-australian-national-dictionary-centre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nov/23/oed-says-2020-too-many-potential-words-of-the-year-to-name-just-one-oxford-english-dictionary 作者|刘亚光编辑|张进校对|李世辉

标签:

Copyright2021.三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