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妈妈”黄乐:博物馆里藏着孩子的好奇心 | 专访


采写丨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在现代文化生活中,博物馆扮演着愈来愈重要的角色。 绘本《去博物馆》的作者黄乐和女儿就住在北京的胡同里,她们经常不是在博物馆里,就是在去博物馆的路上。黄乐已经与女儿游历了全世界101家博物馆,是亲子博物馆游身体力行的倡导者。 在绘本中,黄乐以自己和女儿漫游博物馆的经历为线索,串联起知识素材,讲解博物馆必看的镇馆之宝,并通过对实物藏品进行历史还原的方式,“修复”博物馆对孩子的魔力。 几乎没有烟囱的故宫如何取暖?可爱的故宫“御猫”以及神秘的“故宫大怪兽”都在哪里?如何在故宫里寻花、赏花?传说中的御花园号火车究竟藏在哪里,它的原型又是哪里呢?小皇子一天的课程表是如何安排的呢?京都国立博物馆都有哪些必看项目?正仓院的“镇馆之宝”螺钿紫檀五弦琵琶和故宫里的哪件家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黄乐的采访,也由此展开。 在黄乐看来,博物馆是一所没有边界的课堂,也是每个人都需要连接的“人类历史的数据云”,“一旦建立了连接,博物馆就能帮助我们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的教育和人生终极问题”,因为博物馆里藏着孩子的好奇心。

《去博物馆》,黄乐 著,孙艺萌 绘 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年10月版
博物馆扮演了“立体图书馆”的角色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到给孩子做《去博物馆》这样一本专门讲博物馆的书呢?对于很多父母来说,为什么要去博物馆可能还是一个问题。 黄乐:十五年前,我第一次去美国波士顿科学博物馆时,看到一群孩子乐此不疲地在玩游戏。这个游戏的装置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座长长的独木桥,两边用铁皮拗成了鸟儿飞行的轨迹。当孩子从这头走向另一头,手臂沿着轨迹滑过的时候,他就知道鸟儿的翅膀究竟是怎么运动的了。当时我震惊了,这个场景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原来博物馆可以这么生动地把很难、很抽象的概念,让孩子自己去表演、去体验出来。这次的经历让我感觉到博物馆在我身上是缺失的——我从小的生活环境,让我觉得去博物馆是浪费时间的。 现代博物馆都是从“柜子”演变而来的,只不过这个柜子有点特别,它是充满好奇心的柜子。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出现了一种叫“好奇心橱柜”的柜子,人们把自己觉得稀奇的东西都收藏起来。“好奇心橱柜”从一个变成两个,直到后来藏品藏满整个房间,这就是博物馆的雏形。 正如富兰克林所说的那句话:“告诉我,我将忘记;给我看,我可能也记不住;让我试试,我就会理解。”我觉得很多东西需要孩子看,需要孩子动手,需要从二维的东西变成三维立体的东西,那种实物的感觉,冲击性会很大,而博物馆扮演了一个立体图书馆的角色。 黄乐与女儿 故宫里的哲学观与“大怪兽” 新京报:听说你已经去过三百多次故宫,到底是什么吸引着你呢? 黄乐:朱棣在修建这座宫殿的时候,背后蕴含着中国人的哲学观天人合一。我经常给孩子打一个比方,皇帝和皇帝的工匠想把整座大森林搬到自己家里:我们看故宫里面的建筑,屋顶其实就是树冠和树叶,斗拱是树枝,树干就是那些巨大的金丝楠木做成的红柱子,树根就是它的柱础和隐藏在地下的地基。 其实,中国人很熟悉的四合院也是天人合一,要有天、有空间,有房屋,有植物,然后还有动物。故宫里面有很多“大怪兽”,那些“大怪兽”的原型全部来自于自然界,它是一个彰显中国人人生哲学观的真实见证,孩子去了就能感受到。 在《去博物馆》的第一页,我专门写到紫禁城想把整个宇宙都装进来。当时的科学知识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但古人能够通过观察自然宇宙中的一些现象,让自己的建筑、自己做的事情符合规律。 紫禁城放眼望去,并没有紫色,为什么要叫紫禁城?在“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的海报里,有一个很多人都会忽略掉的秘密。大部分人可以看到什么?象征时间的日晷,还有天空是圆的。但是我们会忽略掉上面的星星,这颗圆满不动的星星就是紫微星,也就是帝星。古时候天子“丹宸永固”的“宸”,是“星辰”的“辰”加了宝盖头,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帝王的宫殿。天宫下面对应地面上的中心点,就是给帝王住的房屋。 “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海报。 新京报:你刚才提到故宫里面有很多“大怪兽”,这也是孩子们非常喜欢的一部分,包括故宫里的“神兽”雪糕也非常受孩子欢迎。可以讲讲“大怪兽”的故事吗? 黄乐:麒麟与獬豸可能是故宫里最受关注的动物。麒麟真正的原型其实是长颈鹿,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都藏有麒麟图,其中的“麒麟”无一例外都是长颈鹿的形象。 《<明人画麒麟沈度颂>轴》。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这是因为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榜葛剌国的国王曾经送给我们这样一只“异兽”,加之麒麟和长颈鹿在当地有着类似的发音。只不过后来做了一些艺术上的加工,就有了所谓的牛尾、龙头、马蹄的融合。但仔细观察,这些“神兽”其实都是大自然中动物的一种化身。另外,这些动物的名字背后,还有积极心理学的存在。 故宫里的“大怪兽”和我们的语言也有很多关系。比如北京话里的“闲得五脊六兽”,其实就是一种误解,人们认为这些屋脊上的“大怪兽”是没有用的。把这些脊兽的砖反过来就可以看到,每个屋脊“大怪兽”的屁股下面都有一个洞,这个洞是很重要的建筑构件,它是屋顶铁钉的保护套。包括太和殿上的“小蘑菇”,也是一样的作用。 
在我的老家四川,也有一句话“你真是行什得很”,意思是你真是得意的不得了,为什么会如此解释?原来行什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登上太和殿屋脊最高处的“大怪兽”,所以它很了不起,很特别,地位很高。我们语言背后的很多逻辑和智慧,都来自于生活中的实物。这些实物可能在书本上面,在口语中已经缺失了,找不到原型,但来到博物馆以后,你瞬间就能明白。 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你要把“基础”打好,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看到故宫里的“基”和“础”你就明白了。在故宫建筑的柱子下面,有一个构件叫柱础,柱础的下面是地基,它们是建筑中最为重要的部件,柱础和地基连起来形成的词语就是基础。过去我们学语文只知道死记硬背,但当你来到博物馆这个人类智慧的殿堂,就会发现背后都有渊源。 不论在哪个博物馆都要有包容心
 新京报:在《去博物馆》中,除了故宫的部分,我看到后面还有一些关于京都国立博物馆、清水寺、东大寺等的介绍,这样安排的逻辑是什么呢? 黄乐:我的背景并不是专门研究故宫的,但我做《去博物馆》有我的特点。我走过那么多博物馆,我希望把它们连接起来。在《去博物馆》中,有两个地方是我特别希望读者能够看到的。我去奈良参加国际马拉松比赛的时候,会去到奈良和我们有关的博物馆正仓院。正仓院位于日本奈良东大寺内,是用来保管寺内财宝的仓库,里面最有名的国宝螺钿紫檀五弦琵琶就来自唐朝。这让我联想到具有同样工艺的东西就在故宫博物院。比如故宫南大库家居馆里的黄花梨木百宝嵌蕃人进宝图顶箱立柜。我会在两件物品之间建立连接。
 在日本建筑中看到的柱础,也在包括紫禁城在内的传统文化建筑当中出现,这些都是延伸。我为什么会在奈良的部分讲述青铜器?是因为在奈良的京都博物馆有很多来自中国的青铜器,和中国的传统一脉相承。 江户时代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是最为著名的日本画之一,影响了很多西方绘画大家如德加、莫奈、梵高等。在这次故宫博物院文华殿展出的“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中,展出了一幅讲苏东坡和他的友人泛舟观看赤壁的《赤壁图》,看到这幅图,就可以找到《神奈川冲浪里》中那么夸张的海浪,可能学习了谁。 漂亮瓷器覆盖的范围很广,从根本上讲,瓷器受中国影响更深。最厉害的是卢浮宫的藏品里西方人喝茶配的奶罐,上面的细节全是中国的细节。还有乾隆时期的一件文物,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也是喝茶的,虽然没有小奶罐,但它所用的材料又来自于西方。你会发现,我们全世界这种文化、宗教、经济等各个方面的交流从来没有断过,不同的宗教,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明,全部在传递文化,传递宗教,传递财富。 类似的东西在故宫里能看到很多,比如故宫雕塑馆,里面有骆驼,骆驼的身上背着东西,有丝绸、火腿,还有一个水囊,但牵着它的又是一个胡人形象的商人。我想说,东西方看起来很远,但其实比我们想象中的距离要近很多,它们之间的沟通还要密切。因此,我也希望孩子在看过《去博物馆》后,不论在哪个博物馆,都要有那种有容乃大的包容心。 
这次“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的第二个展厅,讲的就是有容乃大,给我印象特别深。在紫禁城的中轴线上,其实有一个道教的道观叫清安殿,里边供奉的是玄武大帝。在中国文化中,玄武指的就是北方,主水。故宫中明朝和清朝的皇帝宗教信仰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对中轴线上的道教道观有任何破坏,反而让它变得更好,康熙皇帝是这样,乾隆皇帝也是这样。康熙皇帝统治期间有三千多个传教士,你会发现,萨满教、道教、基督教,还有佛教在这座紫禁城里都是存在的。我们现在读书也好、工作也好,也要做包罗万象、视野开放、独立思考的人。故宫给了我很多启发。 不要一天把一个博物馆全都逛完 新京报:很多家长会有类似的困惑,带领孩子逛博物馆其实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而且也不知道应该逛什么。比如故宫,可能进入以后就会开启一种“狂走路”或者“逛景点”的模式。可以分享一些建议吗? 黄乐:必须要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如果不做准备工作,就会变成“狂走路”,变成孩子对什么感兴趣就到哪里。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家长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故宫要逛很多遍? 故宫是个博物馆,里边很多专题展览,展览的东西都是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包括北京这边孩子考试里提过的“赵孟頫书画特展”“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还有刚刚结束的“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等。去年良渚刚刚申遗成功,就在故宫举办了“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可以说,我们的历史等学科要考什么,在故宫里都可以看到。这是从学业上来看,然后还有文化自信。 
那么,家长应该如何做准备呢?首先要看书,提前准备适合家长和孩子看的书、纪录片、音频等,这些是最直观的。比如我的《去博物馆》,这本书怎么用?里边有个打卡护照。孩子们都希望自己是个福尔摩斯小侦探,所以要给他任务,完成以后孩子会特别自豪。还有地图,可能挑自己最想完成的地方。切记,不要一天把一个博物馆全都逛完。可以看天气、分主题、看心情完成。同一个博物馆,以不同主题切入进去,孩子的视角完全不一样。 还有一些小工具。比如望远镜,孩子去观鸟,或者观察建筑,通过望远镜拉近以后,可以获得完全不一样的视野感。还有微距放大镜,比如看《千里江山图》《韩熙载夜宴图》,通过微距放大镜,衣服上的纹路都可以看到,孩子就像探宝一样,可以发现里面的秘密。 第三就是防潮垫,孩子走累了,防潮垫可以让他感到舒服,想在哪里坐就在哪里坐,当然还要带上一袋好吃的,博物馆外面都有可以吃喝东西的地方。第四就是带上本子和笔,可以记,可以画。另外,我建议孩子带上适合自己的小照相机或者小iPad,可以让孩子仔细观察、记录和分享。 有一个非常好玩的玩法可以让他玩起来,对于比较小的孩子,对有互动的地方会更加喜欢一些。在看了苏东坡的展览以后,很想让孩子和书法亲近,怎么办?我用一款App软件,让孩子把相对故宫说的话输入进去,选择历史上最牛的书法大家所写的字,有人会写“故宫我爱你”,用黄庭坚的字,或者米芾、苏轼的字等。要自己加入一些互动环节。 逛博物馆的“小锦囊”1、 望远镜2、 微距放大镜3、 防潮垫4、 本子和笔5、 照相机 黄乐,第一位把开学典礼搬进紫禁城的总策划和执行人,亲子博物馆游倡导者,绘本《去博物馆》作者 采写 | 何安安编辑 | 石延平校对 | 李世辉

标签:

Copyright2021.三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