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问题,不是“想太多”|麦田信箱

来信
从小喜欢想太多吧,什么东西都喜欢往深处想,像是我们从何处来,为什么会存在,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虽然每每与亲朋好友倾诉,也总免不了被说一句“想太多”,可是我本就是一个容易多想的人,这不受我控制,我也想做一个头脑简单的人,虽然傻乎乎的,但是很容易开心,不容易伤心。

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或者可以说我喜欢的东西在他人看来,是毫无意义的,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我没有什么勇气,也没有什么自信,自己以后会活成什么样子?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肯定是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大人啊,成为自己不想但是又无可奈何的大人。
我没有多少朋友,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因为他们并不想听我说话,那些冷漠的表情看向我时,我便一如既往地沉默了。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我还算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不能抛下年老的父母和残疾的兄弟,我大概就可以早点解脱了吧。但是却不能。只能继续活下去,按着他们希望我走的路,活成另一个他们。一个人该怎样度过他的一生?这个问题我想了千千万万遍,但依旧毫无头绪。或许说了这么多,还是两个字的原因吧。“孤独”,虽然周围也曾围绕许许多多的朋友,但是依旧孤独。真的觉得挺没意思的。我也不想去看心理医生,徒增话柄。父母是希望子女能幸福吧?如果他活着这么累,父母能不能放手,让他走啊。
祝工作顺利,万事顺心!
来信人:藏木

回信

藏木你好。谢谢你的问题。
打开麦田信箱的邮件,大多是一些情感困惑,而时间一长,看多了,便觉得比较无趣。并且,解决问题也不是一封邮件能完成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向他人提供所谓的“人生建议”。我是警惕这些建议的。你说自己经常会“想太多”,或许在这一过程中,你自然也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不是这样,你可能早已经跟着某一种意见下了决定,做了选择。
然而,藏木似乎认为“想太多”是一个问题,它是糟糕的,是需要克服的——当然,也不知我这样理解对不对。我跟你一样比较容易揪着一件事多想,比你更夸张的是,我可能还为此犹豫不决、优柔寡断,极为纠结。这其实才是糟糕的。
往下看完你的邮件,我却并不清楚你遇到的困惑究竟是什么。你的困惑在字里行间是模糊的。想必你原本也没打算把内心的问题讲出来。倒是在其中感受到你的徘徊。你身上有来自家人的期待和重负,你不太认同,但也无法不顾及、不考虑,就像你评价自己的,“我还算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而藏木,你认同的也不是走一条多么与众不同的路,你说了,将来你“那肯定是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大人啊,成为自己不想但是又无可奈何的大人”。
既然藏木经常“想太多”,我猜你必然听过一种说法,版本不止一个,但其基本意思都是在安慰我们“接受自己的平庸”“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如果说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流行的是“成功学”,那么,这些年兴起的可能就是“平庸学”——抱歉,这个叫法有点奇怪。“平庸学”使人放弃幻想,拒绝相信一些自以为是的人生指南。更重要的是,“平庸学”让人去反思我们的处境,在何种程度上是家庭或社会历史决定的,在何种程度上是自己不能把握的。在这里,几乎就可以说,“平庸学”是对过去“成功学”的一种嘲讽和抵抗。
悖论的是,“平庸学”实际上从未定义什么是“平庸”。有的平庸,是平淡的生活。有的平庸,是窘迫的生活。即便是那“平淡的生活”,出生背景不同,何种生活叫“平淡”却也是不同的。“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唯一能定义的,大概只是一个人逃离本人或周围人的标准。至于标准是什么,却是千差万别的。
藏木在反复表达“终将平庸”这一层意思。你有你的艰难。你说“年老的父母”“残疾的兄弟”。你需要去承受其他人可能并不需要面对的重重责任,而你或许有点泄气了,不然你怎么会说“只能继续活下去,按着他们希望我走的路,活成另一个他们”。如果有人告诉你,“每个人都不容易”“勇敢点”“以后就好了”“或“简简单单生活就好”,那是不能理解你的。你的思虑是沉重的,在这些观点中,仿佛你考虑的方面多一点,就是“想太多”。
我能和你分享的想法实在比较有限。我也有艰难之时,当我往前走一步,再走一步,老家身后的“人情社会”就可能把我往后拽一点。相比于你的处境,我的不值一提。而我们的问题却是相似的。一个人可能永远无法脱离他的生活环境,也无法完全解脱。家庭中有你的重担,在你暂时解脱后,这些重担也可能再度出现钳住你的生活。但是,这一切为何就必然意味着要“按着他们希望我走的路,活成另一个他们”。你越是和他们一样,可能就越是难以肩负起家庭的责任。将他们视为“无用之人”、需要拯救之人,是轻视了他们。他们也有他们的生活。走出划定的范围,站出来,再回去,会不会才更有力量去承担。这确实需要改变的勇气。
看完最后两段话,我只好打住了,没有能力去帮助你理解。你最后说,所有的问题归结到底是“孤独”。你认为自己是“孤独”的。而你也认为看心理医生会“徒增话柄”。“孤独”可不是你愿意接受的“平庸”。心理医生——不只是心理咨询师——医药医生,都可以是严肃考虑的呀。这是我完全不了解的领域。而我只想告诉藏木,“想太多”不是问题,即便追问像“从何处来”“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终极问题也无关紧要。不必轻言做个平庸的人。回信人:罗东本期麦田信箱就回复到这里,如果你有任何疑惑,生活上的,思想上的,欢迎来信~来信地址:maitianxinxiang@163.com(就是“麦田信箱”四个字的全拼)来信主题:阅读、工作、生活、情感…… 只要是你想说的,任何主题都ok回信制度:我们会在每周末,刊发大家的来信(可匿名)与我们的回信。每周由编辑部的值班编辑回信,如果你有特别“钟意”的编辑,也可以指定特定的编辑回信唷。

标签:

Copyright2021.三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