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罗马吃饭究竟是享受,还是苦差?

撰文丨李夏恩(本文出自《马丁·琼斯,译者:陈雪香译/方辉审校,版本:新知文库|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年10月

02
宴会结束:奢靡的终局

“只要能享受,就要好好生活。”比起贺拉斯、西塞罗宣讲的节制简朴的道德托辞,特利马西翁在晚宴上的这番话,深得在座宾客的嘉许。晚宴的高潮时刻,宴饮厅忽然开始颤动,以为地震突发的宾客正要鸟兽四散,忽然抬头看到天花板豁然洞开,只见一个装饰金花冠的圆环散发着阵阵馨香,从天而降。就在此时,奴隶们为每位宾客端来一个盘子,盘中的食物是根据宾客星座设计的黄道十二宫符号:

“白羊座是角豆,金牛座是牛肉,双子座是睾丸和肾脏,巨蟹座是圆面包,狮子座是无花果,处女座是母猪子宫,天秤座是天秤的两个托盘,一个里面是馅饼,另一个里面是蛋糕;天蝎座是小海鱼;射手座是鸡冠;摩羯座是龙虾;水瓶座是天鹅,双鱼座是两条鲻鱼。”

特利马西翁这场精心安排的十二宫盛宴,出自古罗马文人佩特洛尼乌斯的讽刺喜剧《萨蒂利孔》。尽管剧中的特利马西翁乃是虚构人物,但这场盛宴却并非空穴来风,他明显是在描述他侍奉的皇帝尼禄的奢华金宫多雷宫的宴饮厅。这座宴饮厅是以地球为原型设计,按照地球自转速度昼夜旋转,天花板则用象牙片组成,可以随意开合。
如此大费周章的宴会,其目的自然不仅仅是让宾客好好享受一顿晚宴,而是用以彰显主人的学识与权势,用以自我夸饰。而这一点对特利马西翁来说尤为重要。他并非一名普通的罗马人,而是一位被释放的奴隶和暴发户。这场晚宴的目的,正是为了向邀请来的罗马权贵显示自己的不菲财力,用以洗脱自己微贱的出身。
尽管在《萨蒂利孔》中,特利马西翁穷尽心思的表演反而弄巧成拙,让与宴宾客觉得他不过是个故作风雅的土财主。但对举办宴会的主人来说,宴请的宾客正是他需要取悦的对象。因为这些宾客不仅仅是身穿托加长袍的饕餮吃货,他们大腹便便的肉体里装着的是权势的力量。因此,吃不仅仅是为了吃,但随着宴饮与权势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让吃本身,只要足够精益求精,就足以提升一个人的地位。搜求珍稀食材成了一场财富和权力的炫耀竞技,罗马版图的扩张又为他们驰骋欲望提供了辽阔的疆土。
提比略皇帝时代的贵族阿皮修斯就以善于美食品鉴而闻名于世,他凭借刁钻到苛刻的美食嗜欲,不仅成为皇帝的座上宾,而且在整个罗马享有盛誉。有一天,这位龙虾的执着爱好者听闻非洲的龙虾比他一向吃的明图尔诺的龙虾个头还要大。于是,不由分说,他便令人驾船起航,横穿地中海。他的船刚抵达非洲海域,就被一群渔船包围了。渔民们手捧自己捕获的最得意的龙虾,向他献宝。他紧皱眉头看过了所有献上的龙虾后,问了渔民们一个问题:“没有更大的了吗?”
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阿皮修斯连岸都没登,就命令船员掉头返航。愿意为了龙虾而横跨地中海的壮举,让阿皮修斯成为古罗马最负盛名的美食家。但就像古罗马哲人塞内加所言,美食也会导致灾难。为了搜求美食,举办宴会,一掷千金者在所不惜,挥金如土最终让家赀万贯也会变得一贫如洗。
阿皮修斯最终也成了自己所狂热追求的美食的牺牲品。当他清算自己家产时,发现自己只剩下一千万银币。尽管这笔家产相当于高卢行省上缴恺撒年贡的四分之一,足以充当两万名普通罗马人一年的生活费。但他还是为自己不能再一掷千金畅所欲吃而郁郁不乐。他的一生耗费在了无休止地追求美食之上,而现在,财富成了他追求美食的阻碍,于是,他唤来自己的知己好友,举办了最后一场盛大的欢宴。在宴会的最后,他高举酒杯,向所有宾朋致敬,然后将杯中的毒酒一饮而尽。

“你饮下一杯毒酒,阿皮修斯,你以后再也不会贪嘴了。”

宴会结束。
撰文 | 李夏恩

标签:

Copyright2021.三台新闻网